网站首页 >> 生活资讯 >> 健康亲子 >> 中医健康 >> 正文

西医成科学 中医却成了传奇

来源:    2015/6/29 10:30:25     浏览次数:0


《读通中医》,费振钟/著,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5年4月版。

大约十八世纪中叶,徐大椿在他的吴江洄溪草堂,收治了邻乡濮院镇一位病人沈维德。

沈氏患严重下疳,阴根已烂尽,生命垂危。徐医师按一般中医外科方法为他做过治疗后,又根据自己阅读过的中医秘本,给这位不幸残废的病人服用了一种叫“再生灵根方”的药物。用药以后,时间过去两年,徐医师可能已经忘记该药效果如何,但病者家族却因此闹出一段纠纷。由于沈氏失去生殖器官的事,已为全镇皆知,偏偏这一年他的妻却生了一个儿子,事关继承权的合法性,觊觎沈氏财产的同族人,就提出怀疑并干预了。沈氏不得已,将属于自己的隐私告诉他的岳父,原来他自服用徐医师的药,阳道又重新长出。于是,他岳父邀集族人,公开检验,果真如此,沈氏原先烂去的生殖器,现在分明已见一根新阴茎。怀疑既消,而发生在沈氏身上的奇迹,也成为一段医学传奇,为徐大椿的医学活动增一佳话。

《洄溪医案》叙述这个医学事件时,公开了再生灵根方的具体配方,以及制法和用法:

煅乳石三钱五分,琥珀七分,朱砂六分,人参一钱,真珠七分,牛黄四分,真水粉四分,胎狗一个,雄黄六分。用灵芝、首乌、大力子、蓼草汁煮一昼夜,炒如银色。上为末,每服三厘,日进四服,卧又一服,俱以土茯苓半斤,阴阳水二十碗,煎五碗,连送五服,七日验。

作者医案很少记录医方,但特将此方录出,一方面用来证实该医案的真实性,同时作为一位道德上可信的诚实医师,徐大椿更多希望这个富有成效的方药公诸于世,以利其他医师用来治疗同样的疾病。这也是一个以“活人”为宗旨的中国医师之伦理精神的体现。

然而,这个真实无疑的临床个案,在何种程度上表明医学技术的进步意义,在徐大椿的时代尚无法得到说明。诸如这类器官再生案例,一直以来都很难避免孤证的危险。而对于中国医学,支持它得以成立的理由,是中国医学中关于身体的想象。也即是,按照中国的身体认识和原理,后天遭到损坏(即疾病)的身体,具备自我修复和再生(甚至长生不老)的功能,只须找到合适的医学方法。因此,关键在于药物,什么样的药物具有修复身体的效果,这是中国医师们(包括以医学为手段的中国道家们)一直追求的目标。同样按照中国的身体想象以及知识,那些与人的身体相对应、相关联的自然药物(植物的、动物的、矿物的),都有可能属于灵丹妙药,也都成为修复身体的秘密方法而被用来进行医学尝试。徐大椿遵循同一思路,他利用一种秘方,对沈氏的生殖器官做了试验性的治疗,并收到奇异效果。显然,十八世纪这一成功的医学案例,再次验证了身体修复的医学可能性。而对于医师徐大椿来说,真正让他相信的,不只是秘方中的主导药物“胎狗”有着神秘的修复性作用,而是关于身体与药物之间特殊的知识关系。正是这种知识关系,引导和启发了他,使他创造了器官再生的奇迹。

但让人感到不满足的是,这个案例在出现过一次以后,至少在徐大椿那里没有第二次记录。按现代西方医学的说法,作者并未能进行有效的重复试验,因此还不能达成实证性价值。事实上,自徐大椿公布他的方药后,多少年过去了,我们也找不到传统中国医师临床使用的后续证明。这就是说,徐大椿发现并期待发挥更广泛医学作用的医方,实际上无法进行推广应用,而这个器官再生的事实,仅止于历史故事而已。

问题在于:为什么中国医学很早就向往并且深信不疑的“修生”,总是停留在萌芽阶段?为什么中国医师们目睹器官再生,惊喜之余,却未能发展为完全的修复医学?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,势必需要深入中国医学与身体的知识结构当中,而要解清楚无疑相当困难。也许,障碍就出在中国医学对身体的解释中。显而易见,中国医学的方向只是坚持建构身体,而非解析身体。在封闭自足的身体建构中,中国医学只是对身体反复进行知识阅读,从未感到有打开身体的必要。这个被中国医学叙述的身体,可知却不可见。因此,当一个失去的生殖器官突然复生,医师们即使“看不见”它为什么从身体里就重新生长出来了,也没有进入身体内部追问思考和研究的冲动。徐大椿的医案记录,其临床前景尽管十分诱人,其实又一次搁置了修复医学的实质。

前不久读西方最新医学介绍,其中有关于器官再生的研究,回过头来对照徐大椿医案,才发现中国医学这一搁置,就搁置了近三百年。西方医学按其“可见性”的发展,越来越多对人身体内部的发现,以“器官再生”为前沿的“复生医学”发展与运用,就是建立在对人体内部“细胞外基质”的发现上。该发现认为,细胞外基质,是肌体内将细胞整合的“胶水”,它的存在“不仅组成了维持动物组织和器官所必须的生物支架,以避免组织和器官溶解成一团糊状,还能释放信号分子,帮助机体进行自我修复”。因此,外科医生可以“从猪等动物的天然组织中,提取细胞外基质”,植入病人体内,“诱导机体自己再生出新器官,替代受损器官”,从而达到最后修复身体的效果。

这篇文章见于《环球科学》二〇一四年第五期。西方现代医学对于身体认知,与中国医学最大的不同,当然就是他们最大限度地打开身体,一切皆以“可见”为依据。因为“可见”,所以就能找到身体修复的原因,并且可以反复比较和实验,最终确定从“动物”中提取有效的“细胞外基质”,普遍应用于临床。

西方医学用“猪”,中国医学用“狗”,都以动物为“药”,然而,他们让器官再生成为医学科学,而中国医学只能成为医学传奇。中医西医,分道两途,而殊途总难同归。虽然中国医学关于身体修复的想象绝不比西学差,但“可知”在智力和感性层面上能够达到神奇程度,却也不敌“可见”的实践功能。这也算中国医学众多困惑的重点主题之一。


热门资讯

+更多

资讯排行

+更多
扈氏鼻炎药膏,百年立正堂正品
山东省淄博市人民政府网站报道:扈氏鼻炎药治疗医术是一种用祖传膏剂治疗鼻炎的方法,具有200多年的历史。主要是针对鼻炎引发的头疼、鼻塞…[详细]
设为首页 加入收藏  电商入住  隐私保护  服务条款  加入我们  联系我们  关于我们

Copyright @ 2005-2017 iceloon.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37312345 新乡便民网 版权所有

新乡便民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373-5171459 举报邮箱:1654464622@qq.com

网站备案:  

mg游戏送彩金无需申请 网上百家乐免费送彩金 彩票大赢家开户 免费送彩金40棋牌游戏 送彩金的彩票平台799彩票 广发公众号 娱乐平台加微信送彩金 彩票大赢家 博彩送彩金38元 2019百家乐18元送彩金